娱乐圈又一位劣迹艺人下车了?

只要大家最近没有丢掉日日吃瓜的好习惯,就能得知又有一位艺人因为劣迹下车娱乐圈了。

6月29日,湖南卫视《声入人心》被观众熟知的高天鹤被爆出在2019年全国播音员主持人考试中作弊违纪。

前有手锤自己的队友仝卓,后有被举报作弊而翻车的高天鹤,芒果台痛失两个重点培养的新苗子,这一下就手拉手一起翻车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怪不得已经火急火燎联手八大经纪公司,一起选拔新人主持人紧急为台内输送新血液了。

然而,此事可能不仅仅是波及到了两位艺人的前途和工作单位湖南广电这么简单。

《声入人心》是湖南卫视在2018年推出的一档新节目,主打美声类养成偶像,被称为“美声版《创造101》”。 这里不乏一些专业科班出身的音乐剧演员、歌剧演员,也有一些唱功不俗、嗓音独特的流行歌手,在一个舞台上同台竞技、一展歌喉,可谓神仙打架。

第一季更是在豆瓣上评分高达9.3,是2018年度评分最高的国产综艺,也不负众望的捧红了不少实力派歌手,高天鹤就是其中之一。

经过三个月的激烈角逐,从36位选手中甄选出了6位首席团成员: 阿云嘎、郑云龙、王凯、蔡程昱、高天鹤、仝卓。

随后,蔡程昱、高天鹤、仝卓、鞠红川四人一起组成了声入人心男团Super Vocal。

其中仝卓和高天鹤成了湖南卫视重点培养对象,前者受到《快乐大本营》的青睐,隐隐有了常驻之势,后者则加入了《天天向上》,前途一片大好。

5月22日,仝卓因为作死自曝高考私自修改应届生身份,加入坑爹大军,一个月以后,只能留下一句“后会有期”,暂时告别娱乐圈。→翟天临2.0?他是嫌自己站得还不够高吗

没过多久,网友发现6月28日播出的新一期《天天向上》里高天鹤的镜头、海报被“一剪没”,引起纷纷猜测,是否与之前高天鹤主持证考试作弊的爆料有关。

起因是年初,网上有一篇有关仝卓和高天鹤参加主持人考试的帖子,爆料高天鹤在考试的时候作弊 ↓

有网友在贴吧看到这个内容以后向湖南广电举报了高天鹤疑似作弊一事,没想到成了实锤。

6月29日,湖南省广电局发布回复函件回应,称高天鹤在2019年参加主持人资格证考试时违纪,取消考试成绩。当天下午本人在微博上发文道歉,称“为自己心存侥幸的心理和错误的行为感到羞愧”。

要说《声入人心》这档节目,不仅捧红了一众音乐剧演员,还让更多人接触到了音乐剧,走进剧院去看音乐剧。

小众圈子因为一档节目、几个人的爆火慢慢地进入大众视野,也让我们的文化生活和价值观更加多元化。

比如成为了“音乐剧顶流”的郑云龙,在节目收官的第二个月,主演的音乐剧在一分钟内被售罄,郑云龙激动地说道:这一分钟,我等了整整十年。

无独有偶,随着通过一档嘻哈节目走进大众视野以后,说唱从一个小众爱好变成能够靠演出养家糊口的职业,这是多少多年用爱发电的地下rapper翘首以盼的。

可春天真的来了吗?从目前命途多舛的小众圈子发展情况来看,下此定论还为时尚早。

这两年随着网络360度无死角的渗透我们的生活,再加上综艺潮来临,很多原本不被大多数人关注的文化圈子也跟着曝光在大家面前。

2017年夏天,是说唱的夏天。《中国有嘻哈》一档节目的两位冠军pgone和GAI成了新晋流量,尤其是pgone收获了大批女粉丝,代言起来大牌口红。男星代言口红,那基本就是少女偶像的待遇没跑了。

可就在2018年元旦,pgone和李小璐的夜宿门事件成为了开年第一大瓜,随即在风口浪尖上的pgone各种黑料又被翻新,歌词黄暴、涉嫌吸毒,再加上事后粉丝的一顿骚操作,刚刚踏入娱乐圈半年的他就这样被打回原形了。

不仅毁了自己的前途,还波及到了其他人乃至整个行业。据一直对王思聪娱乐圈纪检的位置虎视眈眈的黄毅清爆料,pgone连累了整个节目,主办方和其他艺人都因为他一人遭遇了飞来横祸 ↓

2019年8月,说唱圈颜值担当、和pgone同属说唱厂牌红花会的“人间富豪”贝贝又因为直播间割手指事件被封禁直播5年,直接导致红花会原地解散。

这件事的恶影响不仅局限于业内损失一个优秀的厂牌,且正如同为红花会的rapper丁飞所说,更是让整个说唱群体臭名昭著 ↓

在pgone事件发酵以后,甚至被指为教唆青少年的精神荼毒,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声讨,眼看这把火就要烧到刚刚火起来的说唱圈。

那一阵,整个圈子都变得无比低调,就算是和pgone一起荣获冠军的GAI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声音。

脱口秀亦是一言难尽。真正开始让脱口秀大范围出圈的还是《吐槽大会》,但大家来品一品这个年年递减的口碑评分 ↓

第一季能引起那么大的关注,原因是当时节目组确实敢玩敢吐槽,没有那么多禁忌和不可说。

而节目后面几季的走向却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大尺度吐槽直接被剪辑、被下线,请的明星咖位越来越大,吐槽也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

网上各种批评不绝于耳——吐槽尺度不断降低,整体放不开,作秀成分大。到底是“吐槽大会”还是“洗白大会”,网友都有自己的看法。去年第四季的时候,“吐槽吐槽大会”甚至成了热门话题。

今年的脱口秀就更惨了。先有池子和笑果文化一场波及到金融行业的撕逼大战,再有卡姆吸毒,以脱口秀演员的身份拓宽了吸毒队的职业构成版图。

池子走了,卡姆凉了,两大脱口秀新星的陨落引发了观众的担忧——还会不会有吐槽大会第五季了呢?

资本的注入和网络环境、公共环境对于创作空间的挤压,大众的接受程度和底线,从业者个人事迹给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等等,都是把脱口秀逐渐逼上绝路的原因,“中国脱口秀没有未来”这个玩笑话眼看就要成真了。

再把目光移到相声圈,2019年5月,德云社门面担当、吸粉狂魔张云雷因调侃国难而翻车,遭到全网嘲和官媒批评,同年7月,德云社被下令整改,张云雷本人被暂停了所有工作,相关的演出也随之取消。

随后,张云雷之前的演出视频被扒出来,各种大尺度荤段子被指歧视妇女,再加上早前“女人连家务活都干不好我娶你干什么”的震惊言论,网友大呼人设崩塌,光速脱粉。

音乐剧就更惨了,《声入人心》刚刚贡献了一波音乐剧新星,小众音乐种类也正慢慢被大家接受,但还没来得及惠及整个行业和其他音乐剧从业人员,声入人心男团就全体糊掉了。

泡粉丝、劈腿、代唱、大尺度言论被扒……什么事都有,这回仝卓和高天鹤又贡献了考试违规、作弊,真宝藏男团。

虽然说不能因为一两个人的劣迹而给整个小众圈子盖棺定论,但是他们既然以某个行业从业者的身份在娱乐圈里闯荡,就某种程度上背负着这个群体的标签。

因为虽然在小众圈子里,他们只是一个圈内人,但在大众眼里,他们代表的是一整个行业和文化群体。

比如偶像型相声演员张云雷,虽然在张云雷之前,郭德纲和岳云鹏的影响力也招来了一大波观众,但是张云雷却是能够把饭圈带到相声界来的主,粉丝们因为他而愿意了解传统文化、走进戏院听相声。

说唱也是一样,观众能够通过rapper们的精神面貌感受到说唱文化里面的自信、真实,让人更加愿意了解这个群体和文化,部分说唱歌手的发光也是更多人入坑的原因。

曾几何时,脱口秀在国内也一直是个新鲜事物,只在小众圈子里面自娱自乐,而王自健、池子、李诞等人的出现提高了大众对于脱口秀的认知,让脱口秀成为了一种新型文化娱乐方式。

从这些年的经验看来,小众圈子要破圈,推出领头羊式的偶像是个最快最便捷的方式了。

因为小众圈子之所以是为小众,是因为冷门文化是有壁的,而一个偶像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只要他自身的魅力足够的大,就可以吸引很多粉丝愿意去跨越这个壁,去了解、接受这个圈子的文化,更有甚者,还能让小众文化成为一股新潮流。

看臧鸿飞老师的经典案例,熏陶了多年没能让女朋友爱上摇滚,而变成嘻哈女孩,只需要一档节目 ↓

这种以一人之力或几人之力推动圈子的操作,玩好了还行,玩不好的的话会让整个圈子跟着背锅——有多少人是因为某几个典型而了解、进入了这个圈子,就有多少人因为这些人而对整个圈子产生质疑。

比如说唱,说唱文化的路人盘本就不太好,纹身、爆粗口、私生活混乱、拜金炫富……都是说唱歌手身上的负面标签,而几位劣迹说唱艺人的光辉事迹似乎都让这些标签得到了认证。

一个人的成功可以带动整个行业,一个人的行为失格也可以加深大家对行业的偏见。

小众文化的破圈之旅困难重重,破圈需要契机,偶像光环可以是一条捷径,但靠个人的光环带动就是今天这个结果,要么更加深了大众对于小众文化的误会,要么就在个别从业者flop以后跟着重归小众。

池子卡姆之后观众引发的关于脱口秀的担忧如是,pgone贝贝之后引发的对于说唱文化的质疑如是。

而当小众文化圈真正走向大众的时候,是否能毫发无损地被大众安然接受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相声里面找政治正确的观众们、在戏院里追星的粉丝们、大呼相声是低俗文化的路人们,无疑让相声文化卡在了走向大众的门槛当中。

相声发展到今天,虽然几经发展和变革,但还是有着一脉相承的血液在里面。作为市民艺术,“三俗”包袱,“脏活臭活”,一些难等大雅之堂的伦理梗、争议言论不免掺杂其中,但是如今网络化的时代,随便一段表演视频被传到网上就能掀起轩然大波,要真正让大众接受相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阳春白雪的音乐剧,在这波高人气音乐剧演员逐渐消失在观众视野以后,又有多少人会因为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而走进剧院呢?当然有,但也多不到哪去,不然音乐剧不用等到今天,早就红了。

这里面诸多因素,又根据每个行业的特质各有缘由。但或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呢?破圈吸了一波真爱粉以后,又重归沉寂,然后以多元化文化圈当中的一员构成我们丰富文化生活的一部分,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